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4282b.com >

佛学中的“昏沉”以及“掉举”各是什么意思?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“昏沉”,梵文 Styama ,是指使身心沉迷、昏昧、沈郁、钝感、顽迷,而丧失进取,积极活动的一种精神作用。昏沉与清醒正好相反,人在睡眠不足,体力透支时,容易昏沉。

  掉举,心所名。指心浮动不安之精神作用,为‘惛沈’之对称。俱舍宗以此心所属大烦恼地法之一,十缠之一;唯识宗则以之为随烦恼之一。此外,恶作与掉举合称掉悔盖,为五盖之一。

  有部大烦恼地法之一,法相宗随烦恼之一。谓使心躁浮不静的作用。《俱舍论》卷四:“掉谓掉举,令心不静。”《大乘广五蕴论》:“云何掉举?谓随忆念喜乐等事,心不寂静为性……是贪之分,障奢摩他(意译“止”,禅定)为业。

  展开全部“昏沉”,梵文 Styama ,是指使身心沉迷、昏昧、沈郁、钝感、顽迷,而丧失进取,积极活动的一种精神作用。昏沉与清醒正好相反,人在睡眠不足,体力透支时,容易昏沉。《成唯识论》卷六云:

  “云何昏沉?令心于境无堪任必,能障轻安,毗钵舍那为业。有义昏沉痴一分摄,昏昧沈重是痴相故。”

  “昏”与昏通,作蒙昧解;“沉”作不降解,“无堪任”是说不能处事,“毗钵舍那”是梵音,译为观照。此意是说,神智昏昧,气血下降,精神难以振作,无法处理事务,此种状态即是昏沉。睡太多、吃太饱也会昏沉。这种情形刚好和十一个善心所中的“轻安”成对比。要对治昏沉,必须要勤修禅定功夫,把精神安定在“轻安”的领域中才可。

  有一位禅师每一次打坐即昏睡,为了提起正念,不受瞌睡所诱,就在悬崖绝壁上打坐,没有多久,昏沉一来,身体一动,重心不稳,就跌了下去,修行人心想这么高的崖壁摔下去,一定是粉身碎骨,算了吧!谁叫我这么业障,禁不住睡魔的诱惑,换一个报身再来修好!正急速下堕时,身体忽然停在半空中,仿佛有人托着他缓缓上升。他睁眼问道:“救我者是谁?”空中有声回答:“金甲护法。”

  禅师在悬崖边上,重新调整坐姿,内心不禁沾沾自喜:“想不到我的修行已到达有神护法之境,这下子再也不怕摔下去了……。”正想得高兴时,护法神在空中又说:“我因你一念精勤所以来护你的法,现在你的慢心一起,功德全失,二十世不再护你的法以。”禅师一听吓得冷汗直流,懊悔不已,一直责怪自己的轻心慢意。何功何德受得起护法神之护,不知惭愧,反而自大自满,说不尽的忏悔、惭愧,打定主意,绝对不再昏沉。因为再跌下去,就没有人来救了,意志虽然坚定,仍然敌不过习气,坐着、坐着,一个瞌睡来又直往下坠去,禅师此刻身心顿清,知道护法神不会再出现,也无求生之念,就在身体要重摔于地的一刹那间又缓缓上升了,禅师问:“救我者谁?”答:“金甲护法!”师云:“方才说二十世不护法,今又为何?”答:“你方才至诚恳切忏悔,生惭愧心,此功德可抵二十世,所以又来护法。”

  我们的心时常随着环境、习惯而转,不容易改变。笔者以前在学校中,吃过午饭,即有午休,养成午睡的习惯,初到日本留学那年,由于日本没有午睡的习惯,十二点十分下课,十二点五十分又开始上课;四十分钟的时间用餐,还要扣掉来回教室之间的路程十五分钟,所以下午第一节课精神很容易昏沉,无法集中心力听课,坚持了二个月后,精神也振作起来了,至今无需午睡,精神仍然很好,只要有心调适,有定力、毅力去改正,没有改不过来的习气、习惯。

  我们睡眠,我们起身、打坐、说话、经行……等一发,都是心的表现,要使心须臾不离自性清净的佛性,就要将心念放在“觉照”上。所谓“不怕念起,只怕觉迟。”要认清哪些是昏昧的妄念,哪些是清净的正念。有位禅师听到隔壁的一位姑娘唱道:“张豆腐、李豆腐,枕上思量千条路,明朝仍旧打豆腐。”这位正在打坐中的禅师因这首词而开悟;依境不随境,因境生正定;法无定法,端赖个人的禅定功夫。

  有一次,孔子周游列国,在陈这个地方绝了粮,七日间未曾进食。有一天孔子午睡之际,颜回不知从何处弄来一些米,正准备煮粥。粥饭将熟之时,孔子睡眼惺忪中,见颜回以手入锅,抓起一口粥饭送进口内,遂以为颜回饿昏了而忘了礼教。粥已熟,颜回先盛了一碗给孔子,孔子起身道:“我方才梦见先父,因此,在喝粥之前,想先以此祭拜亡父。”颜回说:“不,不行,祭拜之物一定要洁净,方才煮粥时有炭炭掉入,因此我将它掏出来,但又不忍舍弃,于是放入口中,这锅粥并非洁净之物。”孔子闻言大声叹息说:“我过去一直相信眼见为凭,福州古厝旅游景点攻略规划路线个必去打卡点推荐,后来才发现并不尽然……。”

  【掉举】 梵语auddhatya,巴利语 uddhacca。心所名。指心浮动不安之精神作用,为‘惛沈’之对称。俱舍宗以此心所属大烦恼地法之一,十缠之一;唯识宗则以之为随烦恼之一。此外,恶作与掉举合称掉悔盖,为五盖之一。就此心所之所障,有部及阿毗达磨杂集论、成唯识论皆以之障定;经部及瑜伽师地论之说,则以之障慧。又于发智论卷二、大毗婆沙论卷三十七论中,心之掉举、恶作,就相应、不相应之关系分为四种,即心虽掉举与恶作不相应、心虽有恶作与掉举不相应、心有掉举亦与恶作相应、心无掉举亦与恶作不相应。又大毗婆沙论卷四十二,以掉举、心乱恒展转相应,关于其体之异同,有诸种说法。

宝马论坛| 博必发心水论坛| 香港黄大仙救世网站| 香港摇钱树中特网| 黄大仙救世网| 百胜图库每期文字资料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| 六台宝典免费大资料| 香港现场开奖结果记录| 真道人白小姐买马资料|